徐悲鴻和南北二石

發表時間:2011-3-30 14:14:26    來源:中華書畫網
  

  我國現實主義繪畫大師徐悲鴻,又是一位杰出的藝術教育家。在他幾十年美術教育實踐中,為我國發現、培養和幫助了數以千計的美術人才。著名畫家傅抱石和齊白石,曾被郭沫若稱作畫壇上的南北二石,而這二石屹立畫壇,都得了徐悲鴻的相識之力。

  罵聲里為齊白石吶喊

少年為寫山水照,自娛豈欲世人稱。
我法何辭萬口罵,江南獨傾瞻君。
謂吾心手出怪異,鬼神使之非人能。
最憐一口反萬眾,使我衰顏滿汗淋。

  這首詩是齊白石寫贈徐悲鴻的。倔強而高傲的畫家齊白石,在徐悲鴻面前怎么會衰顏滿汗淋呢?他在一封給徐悲鴻的信里說: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君也!齊白石比徐悲鴻早生32年。但是,在徐悲鴻出生的時候,32歲的齊白石尚未步入畫壇。他剛從給人家做雕花木器的匠人,變成給人家描容、畫花樣子的匠人。

  齊白石57歲來到北京,住法源寺,他想以賣畫維持生活。他自己曾這樣敘述當時的賣畫生涯:我的潤格(注:賣畫的價錢),一個扇面,定價銀幣兩元,比平時一般畫家的價碼便宜一半,尚且很少有人問津。生涯落寞得很。這段自述表明:刻苦從畫半生的齊白石當時生活何等慘淡,多么需要有識人的提攜!

  在一個無人理睬的場合,梅蘭芳跟他寒暄了幾句,使他挽回了面子。為此他十分感激梅蘭芳,回去用心畫了一張《雪中送炭圖》送給梅氏,并題句云:“而今淪落長安市,幸有梅郎識姓名。可是梅蘭芳改變不了他在畫壇的地位。

  他認識了陳師曾,這位曾留學日本的比他小13歲的畫家在藝術上是頗有見地的。他鼓勵齊白石沖破藩籬,走自己的路。于是齊白石開始了衰年變法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掃除凡格實難能,十載關門始變更。1920年到1929年,他十載關門大膽突破,艱難探索,終于掃除凡格變更了面貌。他在美術史上可以自立門戶了。不幸的是,他的變法,在北京知音者了了。正像他自己說的:懂得我的畫的,除陳師曾外,絕無僅有。而陳師曾又在他變法開始不久,于1923年謝世了。齊白石孤立地站在北京畫壇保守派的一片唾罵聲中。他們罵齊白石的畫是野狐之禪俗氣熏人不能登大雅之堂等等。

  在齊白石十載關門的最后一年——1929年,徐悲鴻來到北京。他一眼就發現了衰年變法之后的齊白石。這時的齊白石年已六十有六,但在徐悲鴻看來,在中國畫這個天地里,他仍然是一匹能夠負重奔馳的千里馬。在反對派的鼓噪聲中,徐悲鴻大聲疾呼:齊白石妙造自然;齊白石的畫致廣大,盡精微……

  徐悲鴻在展覽會上率先把徐悲鴻定的條子掛在齊白石的畫幅之下。
  徐悲鴻為齊白石編畫集,親自寫序,送到上海出版。
  徐悲鴻請齊白石到自己任院長的北京藝術學院做教授,并親自駕馬車接齊白石到校上課。
  徐悲鴻對學生說:齊白石可以和歷史上任何丹青妙手媲美,他不僅可以做你們的老師,也可以做我的老師。

  徐悲鴻用他的真知灼見和大無畏的吶喊,為齊白石筑起了一堵高大的墻垣,擋住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長槍短箭,終使齊白石得以成為舉世聞名的大師。

  識傅抱石于落泊之中

  徐悲鴻是1933年在南昌發現傅抱石的。其時,徐悲鴻正任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。

  那年夏天,他帶著學生到廬山寫生,歸來途經南昌。他的寓所每天都有造訪的人。

  其中以青年美術愛好者為多。

  一天上午,一個年近30的來訪者走到他面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這人穿一件舊長衫,腋下夾著個小包袱。徐悲鴻請他坐下。他沒坐,打開包袱,拿出幾塊圖章和幾張畫。徐悲鴻看了圖章的拓片,發現刻得很好,細看邊款署名是:趙之謙。徐悲鴻納悶了,說:這些圖章……”那人喃喃地回答:是我仿的。為了生活,我仿趙之謙的圖章賣。徐悲鴻說:你完全不必要仿。你自己刻得很好嘛!那人沒有再說什么。徐悲鴻又看了他的畫。他畫的是山水,張幅不大,卻氣勢恢宏。才一展卷,仿佛有一股靈氣撲來。徐悲鴻對著畫幅,久久凝視。他被征服了。

  他問:你現在做什么事?

  那人回答:在小學里替別人代課。

  他又問:你進過美術學校?

  回答:沒有。靠自己學的。

  徐悲鴻請他坐下,又問了些學畫方面的事情,并要他再拿一些畫來看看。白天人太多,叫他晚上來,最好在10點鐘以后。臨走的時候,徐悲鴻請他留下自己的名字。那人回答:傅抱石。傅抱石回到家里,簡直像范進中了舉人一般,高叫著:見到了!見到了!并讓妻子把家里的畫都找出來,說:悲鴻大師要看。他挑出自己比較得意的幾張,卷在一起,包在包袱里,好容易待到吃了晚飯,傅抱石便到徐悲鴻的住處來了。徐悲鴻不在。有人告訴他:先生留了話,晚上去赴個約會,10點鐘才回來。傅抱石站在門口,一直等到10點鐘。果然,徐悲鴻回來了。留下了他的畫和地址,叫他回去了。

  第二天,一早就下雨。傅抱石在家里坐立不安,焦急難耐。他想立刻就知道悲鴻大師對他的畫的看法。他甚至想以此來斷定自己選了美術這條路究竟對還是不對。他的父母沒有給他留下什么。小小年紀就為生計奔波,跟一個修傘匠當學徒,挑著擔子,走街串巷。僅僅憑著自己的愛好,他練習刻字,一直練到可以在一塊米粒大小的象牙上,刻出整篇《蘭亭序》。后來,他又學治印,學畫畫。他是想把自己的未來,付給水墨丹青的。但是,南昌,雖然是大畫家八大山人居住過的地方,而今日,卻找不到一位能夠問津引路的人。他已經29歲了。三十而立。他必須馬上決定自己安身立命的道路。

  雨,依舊下著,傅抱石忽然聽到巷口有人說話,而且提到自己的名字。他從窗子里看去,驚奇地叫了起來:來了!來了!大師來了!說著沖了出去。把冒雨來訪的徐悲鴻接了進來。這時,妻子不見了,他叫了兩聲,也沒人答應。他把徐悲鴻讓在床邊坐下。他不知道說什么好,站在那里,呆呆地看著尊敬的畫家。徐悲鴻說:先生的畫,我都看了。頂頂好!頂頂好!傅抱石還是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  悲鴻又說:你應該去留學,去深造,你的前途不可限量。傅抱石像做夢,更不知說什么好了。徐悲鴻接著說:經費困難,我給你想辦法。總會有辦法的。你愿意到法國去嗎?

  這時,櫥門響了。因怕見大師而藏到櫥子里去的妻子出來了,跪到徐悲鴻面前,說:您老對抱石的恩德我們來生也報答不了。請受我夫妻三拜。徐悲鴻急忙攙起傅家夫婦。為了傅抱石留學的經費,徐悲鴻去找了當時的江西省主席熊式輝。

  徐悲鴻對熊式輝說:南昌出了個傅抱石,是你們江西的榮譽。你們應該拿出一筆錢,讓他深造。正忙于剿共的熊式輝當然不會對這事感興趣。徐悲鴻拿出一張畫來,說:“我的這張畫留下來,就算你們買了我一張畫吧。

  經過在場的人勸說,熊式輝勉強同意出一筆錢。但這筆錢不夠傅抱石去法國留學的費用。傅抱石只好改去日本。

  傅抱石后來的成就證明,徐悲鴻沒有把人相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網站導航 |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人力資源 | 聯系箏和
隱私保護 版權所有 箏和天下 京ICP050878號 中國民族音樂網 中國古箏音樂網
電信業務審批[2005]字第 471 號函
技術支持:北京SEO
第五位杀号